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正文

专题

名人教育二三事

发布时间:2013-12-13 10:57:43    浏览次数:

李嘉诚带儿子挤巴士,富豪甘作“小气”爸爸
  不要以为富豪的儿子就可以做温室里的花朵,享受荣华富贵,李嘉诚从来都不娇惯儿子,他坚信,教孩子学会自立自强,学会做人处世,比给他金山银山要强百倍,所以,两个儿子从小就被要求克勤克俭,不求奢华。
  李泽钜和李泽锴虽然出生在大富之家,却很少有机会享受奢华的生活。他们小的时候,李嘉诚很少让他们坐私家车,却常常带他们坐电车、巴士。有一次,李嘉诚看到在路边摆报摊的小女孩边卖报纸边捧着课本学习,就特意带两个儿子经过这个报摊,让他们学习小女孩认真学习的态度。
  李家兄弟在香港圣保罗男女小学上学,在这所顶级名校里,许多孩子都是车接车送,满身名牌,可他们却经常和爸爸一起挤电车上下学。以至两个孩子经常闷闷不乐地向父亲发问:“为什么别的同学都有私家车专程接送,而您却不让家里的司机接送我们呢?”每次听到兄弟俩的质疑,李嘉诚都会笑着解释:“在电车、巴士上,你们能见到不同职业、不同阶层的人,能够看到最平凡的生活、最普通的人,那才是真实的生活,真实的社会;而坐在私家车里,你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不会懂得。”于是,两个孩子和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样,在拥挤的电车里一天天长大。那些神色匆忙满身疲倦的成年人、那些和他们一样挤电车的孩子,让他们懂得,真实的生活充满了辛勤和劳累,安逸和奢侈并不是生活的常态。
  和学校里那些大手大脚花钱的同学们相比,李泽钜和李泽锴甚至怀疑自己的父亲是不是真的像大家说的那样富有。因为小气爸爸不仅很少给他们零花钱,常常鼓励李泽钜和李泽锴勤工俭学,自己挣零用钱。所以李泽钜和李泽锴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做杂工、侍应生。李泽锴每个星期日都到高尔夫球场做球童,看着小小的儿子背着大大的皮袋跑来跑去,李嘉诚甚是开心。而当李泽锴告诉他,把挣来的钱拿去资助有困难的孩子时,他更是笑逐颜开。懂得了勤劳和独立、懂得助人即是助己的儿子,是他想要的好儿子。他开心地对妻子庄月明说:“月明,好!孩子像这样发展下去,将来准有出息。”
  李嘉诚不只是单纯的在思想上为孩子树立勤俭节约的美德,还言传身教,在严格要求儿子们的同时,也时时刻刻严格要求自己。虽然在对社会捐赠方面他始终都是大手笔,但在他的日常生活中,却是十分平淡、克勤克俭、不求奢华。直到今天,他戴的只是廉价的只值二十六美元的日本手表,穿的仍旧是十年前的西装,居住的是三十年前的房子。李嘉诚说:“如今我赚钱不是为了我自己,我已不再需要更多钱。”这些话与行为,深深地刻在了李泽钜和李泽锴的心中。

 
蔡笑晚别出心裁,教育不走寻常路
  蔡笑晚说,因为自己没有成才,追赶时间的紧迫感很强,所以长子一出生他就开始进行早期教育。“那个年代不流行早期教育,可能连这个概念都没有,至少我自己就不知道,对第一个孩子的做法纯粹是出于追赶时间的心态。”
  蔡笑晚在孩子三岁以前实施的教育手段主要依靠数字,这与很多人主张的语言教育有所不同。儿子还在襁褓中的时候,蔡笑晚就用手指在他的下巴上划一下,嘴里念“一”,或是拍着他的小手有节奏地数数。八个多月时,老大天文就能按顺序念出一至五,一岁多就能认识一至十的阿拉伯数字,然后是中文数字和大写数字。
  “一般的家长只从一教到十,但我一直教他们念到千位数,让他们对大数字也很熟悉。等到他们会写的时候再教加减乘除法,因为有了大数字的基础,多位数的运算就便利一些了。一年级学生最多就是进行两位数的运算,但我的孩子在上学之前就会算四位数的加法了。”
  曾经有从事教育的朋友反对蔡笑晚的数学训练方法,并向他介绍了卢梭的自然教育理论:教育要与儿童各个阶段的身心发展相一致,不能超前,也不要错过最佳教育时间。但蔡笑晚坚持自己对“最佳教育时间”的判断,孩子们两岁半后,他开始进行简单的加减运算训练,不久就惊奇地发现,即使在幼儿阶段,孩子也具备进行“理性”思考的能力,而且教得越多学得越快,根本不存在卢梭认为的“理性”睡眠问题。
  也许正是幼年阶段开始的数学训练,给老大天文埋藏下了强大的数学因子,为他日后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蔡笑晚说,他对自己的资质没有怀疑,对子女的资质也从不怀疑,而且他觉得天底下所有孩子的智力,如果不是先天存在什么疾病,都不会相差很大,关键就看早期教育的开发。


陈道明执法有误,强势父亲知错能改不怕丢面子
  由于工作繁忙,虽然小格格是陈道明与杜宪的掌上明珠,但陈道明在女儿年幼时却绝对不是称职的爸爸,同样,杜宪那时也不是位称职的妈妈。格格长到十岁,他们带她的日子加起来不会超过三年,小格格是在外公、外婆身边长大的。尽管格格不常在爸爸、妈妈身边,但爸爸妈妈对她的教育却丝毫没有放松过。相比较而言,当了先奇影视公司董事长的杜宪,照顾格格的时间多些,她只要和孩子在一起,就会合理地安排她的学习和娱乐,格格也很懂事,一向听妈妈的话,但对爸爸,她有时却挺有“反抗”精神。
  格格十岁那年春节前的一个星期天,陈道明、杜宪约了一些朋友出去吃饭。那天下午,陈道明和女儿一直谈笑风生,玩得很开心,陈道明原先是不打算带格格去吃饭,但朋友们都说这大过年的,也该带孩子出去玩玩,别整天让孩子闷在家里。再者,看到有合适的衣服,也可给孩子买两件,过年嘛。陈道明接受了这个建议。临走前,他拿起一本书,问格格:“这个字怎么念?”格格玩得正高兴,调皮地躲开了,不回答爸爸的提问。“格格,过来!”陈道明说。“就不。”格格笑嘻嘻地回答。“靠墙站着去。”陈道明不知为啥,突然火了起来。见爸爸火了,格格不敢再调皮了,乖乖地靠墙而立,眼里已经是泪汪汪的了。
  为了惩罚,陈道明决定不带格格出去吃饭,让她待在家里和阿姨一起吃饭。
  在去饭店的路上,杜宪低声对陈道明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孩子不是跟你玩嘛!干啥当真了?”陈道明说:“我说话,她不听,这不能迁就。”陈道明长年在外拍戏,每一年能和女儿待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他对女儿的疼爱是很具体的,譬如有时间往家里打电话,总要听听格格的声音,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抱抱他的小宝贝,但同时,他对她从不溺爱,对她的学习,甚至平时的言谈举止都格外注意引导,让孩子在各方面都形成良好的习惯。
  然而,这一次对格格的“家法处理”,似乎是“执法有误”。在车上,朋友们一致对陈道明此举提出批评,陈道明回过头来一想,也觉着自己似乎是严过头了,让格格受委屈了。于是,车子掉头,又去接格格。
  格格见到爸爸来接她了,水汪汪的大眼睛一下就红了,扑进爸爸的怀里。瞬间,这父女俩好不亲热。“爸爸,对不起,我错了。”格格说。陈道明心头一软:“不怪你,格格!”面对乖巧懂事的女儿,这位银幕上的硬汉子也愧疚地红了眼圈。
  因为这件事,让陈道明明白了,“严父慈母”的教育方法是可以的,母亲牵挂得多一些,照顾得多一点;父亲原则性更强一些,在大的方面进行一些指导。同时,父爱可以严格,但不能“太严厉”,否则很可能会“过犹不及”。使一天天长大的女儿感觉不到父爱,反而还有可能记仇了。不只是影响亲情,更会使孩子对家长有逆反心理。所以从此后陈道明一改严父姿态,和女儿交起了朋友。

相关热词搜索:名人 教育

上一篇:看中外父母的家庭教育
下一篇:世界上最伟大的四个教育原则